日期:2017年9月11日
Posted on

工夫碎念,承载三生石上的情缘,延续此岸河畔的呢喃,在那一次花开的工夫里,只爲再见你一面,爲你倾心诉肠,爲你回眸一笑,爲你倾尽天下无有所顾。而你,一袭蓝裙青袖,却站在黄河边上,抚着此岸花心,深情注视单独私语,淡忘了故人,刹那间,便已是万年光阴。暖了花心,却不知更冷了人心。而已而已,缘来缘去总要有一个归宿,强求不得,任她去吧。呵,也许,不给她留有一丝挂念,就是对她最大的摆脱与幸福吧。
只是,有些记忆却已成烙印,即便是历经万年风雨的腐蚀,也消磨不掉。
曾记得那一瞬,我与你邂逅烟雨江南,一个低眉,一个仰望,你含羞中有淡淡惊喜,我王道中暗含柔情,你我手中各自牵着月老撒下的姻缘线,彼此默然许下今生。那一瞬,我们是人间最美的情郎。而今却断忘丝线,形同路人。
曾记得那一日,我与你流连苍山翠竹,一个吟诗,一个作画,你娇柔中总带猎奇,我豪迈中满是溺爱,你我相拥在旭日的怀抱,望着流年不计工夫。那一日,你就是我心中最大的王。而今已各自天涯,工夫已有关你我。
曾记得那一月,我与你同攀彩云之巅,一个踏云,一个化风,你兴奋中略带娇蛮,我浅笑中充溢依恋,你我相融在崖顶倚风望月,数着星星渐入怀中安睡。那一月,是你我最幸福的光阴。而今物是人非,花心似人心。
曾记得那一年,我与你相约奈何桥边,一人持伞,一人执扇,你任性中稍带不满,我宠幸中嘴角含笑,你我共诉衷肠,漫话人生,偎依在光阴的惦念里,呢喃细语,倾注一世柔情,只爲你半生安定。那一年,你我神采照旧飞扬。而今你放纵天下,可还记得今时相约。
曾记得那一世,我欲与你相守南山东篱,一个倚山,一个看竹,悠然自得恍若世外桃源,你嘲弄中尽皆不屑,我痛心中略带漠然,你转身离去,毫不停留,我静望长影,默念祝愿。你终是耐不住寂寞的腐蚀,抵不住繁华的引诱,离我远去。那一世,你照旧风华绝代,我却尽断愁肠。而今你已忘情,我仍痴情。
已经也在想,谁会相执我手,随同终身一世不相离?是心中久慕的人儿?亦或是阡陌上的空灵男子?
已经也在想,何不寻一个知音伴侣,相约奈何桥边,共度平淡终身。但,天心终归难随人愿,不尽人意,总要给你一些未历的灾难,来消瘦你。或许,老天希望让人间有更多的哀怨与张力,来激活滚滚红尘。念一团体,倾一世魂,虽淡然而自顾,不爲失掉,只爲已经拥有。
唉,算了算了,已经终究只是已经,是我过于无私,欲葬伊人的一世风华,葬送美人的前程似锦,或许随缘就是彼此的摆脱,漠然即是沧桑的归宿吧。

Read More